選擇成全畢侃的畢妻

哭了。

雷安【婚禮】

-雷獅生日快樂,這是你的生賀加雷安群的作業。對我趕上了耶。
歌曲是Perhaps Love
婚禮誓詞有參考網上



——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才会和雷狮发展到现在。

今天是安迷修和雷狮两人的人生大事。安迷修坐在化妆间里闭着眼让帮忙上妆的小姐姐能更轻松的上妆。
小姐姐小心翼翼的把浅褐色的眼影涂抹在安迷修的眼皮上,安迷修眼型很好,基本打个底再加深眼窝就行了。再上个浅粉的胭脂让气色看起来更好,完妆。

安迷修往镜子一看,觉得自己脸上许多瑕疵都被修饰了,真不愧是化妆。
安迷修走到全身镜前,看了看身上穿着的一身洁白的白西装,胸口有一朵艳红盛放的玫瑰点缀,简洁的一身打扮。他侧身左看看右看看,确认身上的衣服都穿的整齐就露出了一个自己引以为傲的笑容。

化妆的小姐姐看见之后偷偷的笑了几下,安迷修察觉到后轻咳了一下对着她微微一笑,那位小姐便害羞的向安迷修鞠个躬,逃了出去。

安迷修也没在意,把脸向镜子凑近,头发右边少见的撩了上去,和雷狮是相反的边。用手指稍微抓了抓,将飞出来的发丝抹回去。

“好了。”安迷修将西装外套向下轻扯了两下,觉得自己今天真的帅极了。

对,他们今天结婚了。

——
Perhaps love is like a resting place, a shelter from the storm.
也许爱情就像是一个休息的地方,从风暴的避难所。
It exists to give you comfort, it is there to keep you warm.
它的存在是为了给你安慰,它的存在,让你温暖。
And in those times of trouble when you are most alone,
并在遇到麻烦的时候,你是最孤独,
the memory of love will bring you home.
爱的记忆,给你家。
——


安迷修看着没关紧的门被风吹出一条缝隙,外面的亲戚朋友有说有笑的声音从缝里传了进化妆室。
可这不是安迷修现在所想所等的。他过滤掉外面的欢声笑语,与他的回忆悄然无声的浮现至脑海——

“安迷修,我看你也挺喜欢我的,试试吗?”
“你哪来的自信?”
“你不会拒绝的。”
那天那一刻,是安迷修见过他笑得最温柔的时候。

太热了。安迷修这么想着,用手背擦过脸颊。

——“安迷修。”雷狮拿出一对对戒,内位清楚的刻着L和A。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单膝跪在安迷修面前牵起他的左手,把刻有L的戒指套在无名指上。
安迷修笑了,笑容里参杂着几分无奈、羞涩,但更多的是温柔和坚定。

一位国王,向他的骑士跪下,赠他至高的荣耀。
一位骑士,向他的君王下跪,奉上永恒的忠诚。

他们之间沉默无声,却能听见最为幸福的歌声。

你我都知道,无需多言。

——
Perhaps love is like a window, perhaps an open door.
爱,或许是一扇窗,也许是一个敞开的门。
It invites you to come closer, it wants to show you more.
邀请你走近,它想告诉你更多。
And even if you lose yourself and don't know what to do,
即使你迷失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办,
the memory of love will see you through.
爱的记忆,帮你度过。
——


雷狮一进门就看见望着地板发呆的安迷修,玩心一起便轻手轻脚的走到安迷修身后,凑近他的耳朵轻语:“安迷修。”

安迷修明显被吓到了本打算立刻转身却被从后抱住,只好叹口气将手覆盖在雷狮的手背上。
“多大人了还这样玩,幼不幼稚。”听起来语气很不满,但其实说这句时,安迷修的表情简直温柔似水。

“谁跟你玩了,我是来叫你出去的。”语毕,雷狮用调情的力度咬了一口安迷修的耳垂,随后便被安迷修一把推开。

安迷修起身走向白皙的木质房门,头也不回的拧开了把手,才开口对还站在原地的雷狮说:“不是说出去吗?还走不走了。”

那么多年了还是经不起逗。雷狮这么想着,也走出了房间。

——
Oh, love to some is like a cloud, to some as strong as steel.
哦,爱到一些像云,一些坚强如钢。
For some a way of living, for some a way to feel.
对于生活中的一些方式,对于一些爱是一种感觉。
And some say love is holding on and some say letting go.
有人说,爱是坚持,有的说放手。
And some say love is everything and some say they don't know.
有人说,爱是一切,有人说他们不知道。
——


牵安迷修进教堂的当然是一直以来最疼爱他的师傅。安迷修的师傅看见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嫁人了,忍着不让挂在眼眶上转的眼泪落下,脸带着慈祥的笑容再牵起了安迷修的手,一步一步往站在礼台前的雷狮走去。

当安迷修的手转至雷狮手里时,师傅的眼泪才无声落下。
“迷修啊,你终于能与相爱之人共享幸福了。”

安迷修听见后征了一下,听出了里面的意思后一觉得鼻子一酸,扯起一个无比灿烂且幸福的笑容:“是的师傅,我很幸福。”

雷狮等安迷修把脸转向他的时候笑意更深,在婚礼里雷狮的耐心仿佛是用不完的。安迷修向他点了点头,两人便一齐看向讲台上的神父。

“在上帝以及今天来到这里的众位见证人面前,新郎雷狮你愿意娶新娘安迷修为妻子,从今时直到永远,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将永远爱着他、珍惜他、对他忠实,直到到永永远远吗?”

“是,我愿意。”

“那新娘安迷修你愿意嫁新郎雷狮为丈夫,从今时直到永远,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将永远爱着他、珍惜他、对他忠实,直到到永永远远吗?”

“当然,我愿意。”

在带完戒指之后惯例来了一个深吻,但是雷狮顺便让它变成了湿吻。安迷修在对方念念不舍放开自己嘴唇后小口喘着气给雷狮一眼凶狠。

雷狮得逞的笑容让安迷修有点火,可听着低下的拍手声逐渐大声,还夹杂着些起哄的欢呼声时,安迷修也气不起来了。
雷狮在听着那些誓词的时候已经有点小烦躁,他根本不信什么主,他只想赶快告诉所有人安迷修是他的之后直接把婚礼完了就抱着安迷修回家开始新婚之夜。

可是他忍下来了,为了安迷修。
我真的是真爱啊。雷狮这么想着,搂过安迷修的腰身往自己怀里靠。

这就是满足的感觉吧。

心意相通。

——
Perhaps love is like the ocean, full of conflict, full of change.
也许爱像大海一样,充满了矛盾,充满变化。
Like a fire when it's cold outside or thunder when it rains.
像火时,它的外面冷或打雷下雨的时候。
If I should live forever and all my dreams come true, my memories of love will be of you
如果我将永生所有的梦想成真,爱的记忆将是你的。
——

这就是他们接下来的故事的起点,不变的斗嘴吵架、不变的昵称和语气、不变的两人……

一切都一如既往却又洋溢幸福。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