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成全畢侃的畢妻

哭了。

跨年文。
背景大概在香港
是繁体orz
纯洁的爱情👀甜文
我真的好不会写文😢

——

海風吹過李希侃的臉時仿佛刀刃無情的擦過留下一道道疼痛的傷痕。因為寒冷的天氣李希侃的臉和手都已經被凍紅了。
但是那個人還是沒出現。

今天他穿了一件比较厚的长袖外套出门,但其实根本不足以抵挡现在的天气。而且他还是在夜晚的海边,吹着冷嗖嗖的海风等着毕雯珺。

他们在跨年前一天吵架了。

不妨又是一些家常便饭的小吵架,但是各位知道的,扯上旧事来说就没有那么容易说得开了。

李希侃在吵完後的反省也覺得自己太過無理取鬧,但确實自己也氣上头了。
他们在幾天前約好要在家附近看得到煙花的海邊一起跨年,李希侃其實期待得很,所以還是到約定地点等人了。

李希侃一想到毕雯珺今晚可能不会来了,顿时感到十分委屈。全身都冷得发抖,附近没有卖热饮的店铺,也没有挡风的室内地方,只能站得离海远一点,但事实上并没有什么用。

“哈……好冷啊。”李希侃对着自己冷冰冰的小手哈了一口氣,再縮進袖子裡面兩隻手隔著袖子摩擦起來。

跨年夜總是特別多人,但是在李希侃身邊的都是成雙成對的情侶,兩個人手挽手我們一起走,看到這樣的情景李希侃更委屈了。

明明他是個有伴侶的人,卻要自己一個人在海邊受冷。

李希侃等了差不多半個小時,已經有點洩氣的想要離開,覺得畢雯珺今天是不會來了。
但是在差不多要走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身影在不遠處出現了。

畢雯珺小口的喘著氣跑到李希侃面前,看見對方臉都已經凍紅了,立刻將自己的圍巾和外套都脫下來給人穿著,再一把抱緊這個委屈巴巴的狐狸。

“你怎麼不給我打個電話,要是我沒來怎麼辦?”聲音裡滿是著急和擔心,他把李希侃抱的很緊,生怕對方會逃出自己懷裡一樣。

“我哪敢啊,你也不是不知道你生氣起來有多兇。”
在對方懷裡有著他熟悉的味道,一直壓著的感情一下子湧到最高點,李希侃埋在畢雯珺的肩膀偷偷的哭,他不想讓畢雯珺看見自己那麼丟人的一面。

“都快12點了你才來,敢再晚一點嗎?”
李希侃的聲音微微有些顫抖,畢雯珺也聽出他怎麼了。

於是畢雯珺捧起李希侃的臉,用拇指輕輕擦拭還在他眼眶裡的淚水,心疼的說:“是我來晚了,抱歉希侃。”

畢雯珺親了一下李希侃的臉頰,邊順毛邊說:“快開始倒數了,我們一起看,好嗎?”

李希侃點了點頭,把眼淚都擦掉之後望向海對面的大廈,就在那一刻投影開始了10秒的倒數。

十。
李希侃和畢雯珺的專心的看著對面。

九。
李希侃偷瞄了一下畢雯珺,順便感歎一下他真的好帥。

八。
畢雯珺感覺到視線,也看向李希侃,結果對方因為偷看被抓包害羞的移開視線。

七。
畢雯珺牽起了李希侃的手。

六。
李希侃進取的將牽手變成十指緊扣。

五。
李希侃害羞得完全沒有在倒數了。

四。
畢雯珺看著對方變化多端的表情覺得他很可愛。

三。
兩個人都對視了。

二。
畢雯珺將李希侃拉到自己懷裡並抬起對方的臉。

一。
畢雯珺親了下去。

第一束煙花在眾人的歡呼之下打在了漆黑的夜空中。
反光之下,只看見了兩個人在接吻,至於是誰,長什麼樣子,無人知曉。

新一年,請多關照。

终期于尽长评。

您好打扰了。 @伯夷

第一次写长评可能有点草率和55667788请见谅(。

这篇是朋友丢给我看的。
我本来是一个热充看小甜饼和沙雕文的人,虐也只看先虐后甜的那种,像这样的be真的很少。

可是我看得很爽。

一方面是虐得爽,一方面是哭得爽。(上头

哭得撕心裂肺,有很多话都还没整理好就有了想打长评的冲动。

于是我做了(。

zy很爱kun,kun也很爱zy,但是他们不能在一起。

这怪谁?

怪菩萨?怪命运?怪世界?

老实说我觉得真不能怪什么。

一切都是这么顺其自然的发生了。
我为了家族,忍痛分手,我不舍,又能怎么办?
分了手还能坚持下去,还有一丝希望,还可以去见你,还可以去爱其他人。

或许一生人里面只够爱一个人是骗人的吧。

但是,爱那一个人付出了比一生还有更多的爱确是真的。

只是在他身上抽回残留着他身影的爱,再去爱别人而已。

爱上别人难吗?
放下一个很爱你的人难吗?

有多少次不是触景生情,真的是半梦半醒的度过一生吧。

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我的心还没愈合,哭了(。

最虐的是我没机会知道你离开我的原因了
是我拥有幸福美满的家庭了却还是放不下你
是碑上无名无姓 无论是你我
是我后悔了
是心里依然有你
是有情人终成不了眷属
是太残酷也太真实了

不论如何,异坤都太棒了。

不是很长的评,谢谢老师带来的文章。

夏天。

/學院設定,今天是個好日子,bkg新年快樂。

夏天。

畢雯珺打完籃球坐在了旁邊的長椅休息,作為兄弟的李希侃拿著水和冰棒跑了過去。

“老畢!”李希侃把水扔過去,畢雯珺帥氣的接住並扭開了水瓶開喝。在畢雯珺一口幹掉半瓶水的同時李希侃也打開冰棒開吃。

“謝啦希侃。”畢雯珺坐下繼續擦汗,其他他並不是說特別喜歡打籃球,只是最近答應了別人要幫忙打班際比賽才開始練了練。

李希侃也往畢雯珺旁邊坐了下來,吃冰棒吃得樂呵呵同時也不忘問畢雯珺一句:“籃球打得怎麼樣?不行的話換我上場吧,我也能打的。”

“你身高都還沒扯呢得了吧。”一對兄弟就不自覺就毒舌的畢雯珺一句就把李希侃懟得無話可說,並且往李希侃的大腿躺了下去。

“臥……你幹啥呢!起來!”被嚇到連冰棒都從嘴裡拿了出來的李希侃開始抖腿,被畢雯珺掐了一下又老實了。

“借我躺會,好累。”一躺下就不動的畢雯珺讓李希侃很不自如。

為什麼?

因為李希侃喜歡畢雯珺。

見人就懟看人就皮的李希侃唯獨在畢雯珺面前會收斂一點,就是因為他太喜歡畢雯珺了。

“就算你這麼說……我大腿也不舒服啊,找個女生更好吧。”李希侃把冰棒咬得差不多接近尾聲,畢雯珺一個回答硬生生讓他收住了口:“我還是比較喜歡你的。”

然後最後一口冰棒掉在了畢雯珺臉上。

Oh shit. 李希侃心想。

“……李希侃你嘴巴有洞嗎?”畢雯珺拿起那塊冰,扔往垃圾桶,然後勒著李希侃捏臉。

一點也不痛。李希侃心想然後嘴裡一邊喊著“饒了我吧”“救命啊老畢”

這樣就好了。

世界。

*全是脑洞别信
*瞎jb写的请瞎jb看
谢谢(゚▽゚)

克利切想要开孤儿院。

孩子们很可爱,克利切很喜欢。

可是克利切不够钱,不能养活他们。所以就算不择手段,也要令他们有稳定的生活!
——

克利切坐在一条隐秘的小巷里,急促且大口的呼吸声不断传出,抱在怀里的许多食物虽然被压到变形,却还是被克利切很珍惜的用一起偷出来的塑料袋放好。

被殴打到的地方还是剧烈的疼痛着,义眼虽然没事但里面的肉还是很脆弱,血顺着脸颊往下低落,染红了肮脏的地面和他自己破烂的衣服。

“克利切成功了……”克利切忍着痛吐出了这一句话,早已无力的他将食物抱紧入怀,随便用衣袖抹了一下脸上的血,就已经快精疲力尽了。

“果然世界还是爱着克利切的,这下子孩子们的饭又有着落了。”克利切笑道,闭上眼睛昏迷
在无人问津的小巷里。

“我说你,怎么就那么顽固。”男人单膝跪下,伸手用拇指擦拭克利切脸上的血痕,痒的感觉令克利切皱了皱眉头再别过脸,令男人又气又心疼。

男人叹了一口气,将自身的魔术棒插在裤袋里,横抱起瘦削还矮小的克利切,走出了灰暗的地方。

“瑟维……”克利切小声的传出了两字,潜意识的移动到自己舒服的位子继续睡。

男人笑了笑,在克利切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虽然我是骗子,但和你针锋相对不是骗人,对你的感情也不是骗人的。瑟维这么想着。

确认过眼神,是吃杰佣的人👌👌👌👌👌

为什么我一个佛系杰克都遇不上(吐血)杰佣公主抱只能活在自定义……

杰佣在线结婚❤
注意这并不是演习。
我死得很开心。

雷安【婚禮】

-雷獅生日快樂,這是你的生賀加雷安群的作業。對我趕上了耶。
歌曲是Perhaps Love
婚禮誓詞有參考網上



——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才会和雷狮发展到现在。

今天是安迷修和雷狮两人的人生大事。安迷修坐在化妆间里闭着眼让帮忙上妆的小姐姐能更轻松的上妆。
小姐姐小心翼翼的把浅褐色的眼影涂抹在安迷修的眼皮上,安迷修眼型很好,基本打个底再加深眼窝就行了。再上个浅粉的胭脂让气色看起来更好,完妆。

安迷修往镜子一看,觉得自己脸上许多瑕疵都被修饰了,真不愧是化妆。
安迷修走到全身镜前,看了看身上穿着的一身洁白的白西装,胸口有一朵艳红盛放的玫瑰点缀,简洁的一身打扮。他侧身左看看右看看,确认身上的衣服都穿的整齐就露出了一个自己引以为傲的笑容。

化妆的小姐姐看见之后偷偷的笑了几下,安迷修察觉到后轻咳了一下对着她微微一笑,那位小姐便害羞的向安迷修鞠个躬,逃了出去。

安迷修也没在意,把脸向镜子凑近,头发右边少见的撩了上去,和雷狮是相反的边。用手指稍微抓了抓,将飞出来的发丝抹回去。

“好了。”安迷修将西装外套向下轻扯了两下,觉得自己今天真的帅极了。

对,他们今天结婚了。

——
Perhaps love is like a resting place, a shelter from the storm.
也许爱情就像是一个休息的地方,从风暴的避难所。
It exists to give you comfort, it is there to keep you warm.
它的存在是为了给你安慰,它的存在,让你温暖。
And in those times of trouble when you are most alone,
并在遇到麻烦的时候,你是最孤独,
the memory of love will bring you home.
爱的记忆,给你家。
——


安迷修看着没关紧的门被风吹出一条缝隙,外面的亲戚朋友有说有笑的声音从缝里传了进化妆室。
可这不是安迷修现在所想所等的。他过滤掉外面的欢声笑语,与他的回忆悄然无声的浮现至脑海——

“安迷修,我看你也挺喜欢我的,试试吗?”
“你哪来的自信?”
“你不会拒绝的。”
那天那一刻,是安迷修见过他笑得最温柔的时候。

太热了。安迷修这么想着,用手背擦过脸颊。

——“安迷修。”雷狮拿出一对对戒,内位清楚的刻着L和A。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单膝跪在安迷修面前牵起他的左手,把刻有L的戒指套在无名指上。
安迷修笑了,笑容里参杂着几分无奈、羞涩,但更多的是温柔和坚定。

一位国王,向他的骑士跪下,赠他至高的荣耀。
一位骑士,向他的君王下跪,奉上永恒的忠诚。

他们之间沉默无声,却能听见最为幸福的歌声。

你我都知道,无需多言。

——
Perhaps love is like a window, perhaps an open door.
爱,或许是一扇窗,也许是一个敞开的门。
It invites you to come closer, it wants to show you more.
邀请你走近,它想告诉你更多。
And even if you lose yourself and don't know what to do,
即使你迷失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办,
the memory of love will see you through.
爱的记忆,帮你度过。
——


雷狮一进门就看见望着地板发呆的安迷修,玩心一起便轻手轻脚的走到安迷修身后,凑近他的耳朵轻语:“安迷修。”

安迷修明显被吓到了本打算立刻转身却被从后抱住,只好叹口气将手覆盖在雷狮的手背上。
“多大人了还这样玩,幼不幼稚。”听起来语气很不满,但其实说这句时,安迷修的表情简直温柔似水。

“谁跟你玩了,我是来叫你出去的。”语毕,雷狮用调情的力度咬了一口安迷修的耳垂,随后便被安迷修一把推开。

安迷修起身走向白皙的木质房门,头也不回的拧开了把手,才开口对还站在原地的雷狮说:“不是说出去吗?还走不走了。”

那么多年了还是经不起逗。雷狮这么想着,也走出了房间。

——
Oh, love to some is like a cloud, to some as strong as steel.
哦,爱到一些像云,一些坚强如钢。
For some a way of living, for some a way to feel.
对于生活中的一些方式,对于一些爱是一种感觉。
And some say love is holding on and some say letting go.
有人说,爱是坚持,有的说放手。
And some say love is everything and some say they don't know.
有人说,爱是一切,有人说他们不知道。
——


牵安迷修进教堂的当然是一直以来最疼爱他的师傅。安迷修的师傅看见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嫁人了,忍着不让挂在眼眶上转的眼泪落下,脸带着慈祥的笑容再牵起了安迷修的手,一步一步往站在礼台前的雷狮走去。

当安迷修的手转至雷狮手里时,师傅的眼泪才无声落下。
“迷修啊,你终于能与相爱之人共享幸福了。”

安迷修听见后征了一下,听出了里面的意思后一觉得鼻子一酸,扯起一个无比灿烂且幸福的笑容:“是的师傅,我很幸福。”

雷狮等安迷修把脸转向他的时候笑意更深,在婚礼里雷狮的耐心仿佛是用不完的。安迷修向他点了点头,两人便一齐看向讲台上的神父。

“在上帝以及今天来到这里的众位见证人面前,新郎雷狮你愿意娶新娘安迷修为妻子,从今时直到永远,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将永远爱着他、珍惜他、对他忠实,直到到永永远远吗?”

“是,我愿意。”

“那新娘安迷修你愿意嫁新郎雷狮为丈夫,从今时直到永远,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将永远爱着他、珍惜他、对他忠实,直到到永永远远吗?”

“当然,我愿意。”

在带完戒指之后惯例来了一个深吻,但是雷狮顺便让它变成了湿吻。安迷修在对方念念不舍放开自己嘴唇后小口喘着气给雷狮一眼凶狠。

雷狮得逞的笑容让安迷修有点火,可听着低下的拍手声逐渐大声,还夹杂着些起哄的欢呼声时,安迷修也气不起来了。
雷狮在听着那些誓词的时候已经有点小烦躁,他根本不信什么主,他只想赶快告诉所有人安迷修是他的之后直接把婚礼完了就抱着安迷修回家开始新婚之夜。

可是他忍下来了,为了安迷修。
我真的是真爱啊。雷狮这么想着,搂过安迷修的腰身往自己怀里靠。

这就是满足的感觉吧。

心意相通。

——
Perhaps love is like the ocean, full of conflict, full of change.
也许爱像大海一样,充满了矛盾,充满变化。
Like a fire when it's cold outside or thunder when it rains.
像火时,它的外面冷或打雷下雨的时候。
If I should live forever and all my dreams come true, my memories of love will be of you
如果我将永生所有的梦想成真,爱的记忆将是你的。
——

这就是他们接下来的故事的起点,不变的斗嘴吵架、不变的昵称和语气、不变的两人……

一切都一如既往却又洋溢幸福。